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河山无异 笔墨常新——古今名家笔下的雁荡山水

 

杨惠东/文

 

 中国绘画,山水居首。孔子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山是静止的,水是流动的,因而山水的一静一动就体现了对立统一,此乃中国哲学思想的基础之一。《礼记》有云:“著不息者,天也;著不动者,地也;一动一静,天地之间也。”山水的一静一动正象征着天地,亦即大自然。中国的人文思想以自然为尚,所以特别崇尚山水,山水即“道”的载体。从美术史上看,自五代以后,历代所有的大画家,自荆关董巨以下,包括南宋四家、元四家、明四家、四王、四僧,皆为山水画家。

 

 以古代之交通条件,欲阅尽天下名山近乎不可能,所以画家皆画自己本地山水。董其昌曾总结:“李思训写海外山,董源写江南,米元晖写南徐山,李唐写中州山,马远、夏圭写钱塘山,赵吴兴写霅苕山,黄子久写海虞山。”其中除李思训所写“海外山”出自臆想,其余诸家所写皆为自己生息于斯、朝夕相对的本地山水。

 

 如果讨论画史上哪座名山与绘画的关系最为密切,那么当然首推黄山。自明末始,许多画家游于此,图咏于此,形成声名极著的黄山画派。不过,黄山出名较晚,明代普门和尚到此募款开发之后,黄山之美方广为人知。中国绘画史上的另一座名山雁荡山,无疑拥有更为悠久的历史。

 

 南朝时期,梁昭明太子萧统在芙蓉峰下建寺造塔,此为雁荡开山之始。之后历代高僧、文士,多所流连题咏。雁荡山最早进入中国画家视野始自五代画僧、诗僧贯休,北宋沈括《梦溪笔谈·雁荡山》有载:“按西域书,阿罗汉诺矩罗居震旦东南大海际雁荡山芙蓉峰龙湫,唐僧贯休为《诺矩罗赞》,有‘雁荡经行云漠漠,龙湫宴坐雨蒙蒙’之句。”现在雁荡山尚有经行峡、宴坐峰之名,皆来自贯休诗句。但贯休在此是否留下画作,已无可考察。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泷湫宴坐图》为黄公望晚年之作,写大龙湫景区千佛岩一带景色,款署时间为“至正乙未”,即1355年,此画构图繁复而笔墨甚简,疏朗灵秀,正是比较典型的黄公望画风。这是目前所见最早的描绘雁荡山之作。关于此画真赝,部分专家尚有歧见。根据此卷后宋荦款跋,黄氏尚作有雁荡长卷,现已无存。在黄之前,延祐三年(1316),李昭画有《雁荡图》,惜未得见。

 

 明代嘉靖年间画家叶澄亦作有《雁荡山图》卷,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此图写北雁荡景观,作者以小字标出各景名称,计有石门潭、章毅楼、石佛岩、石梁洞、灵风洞、响岩等,描绘真实,一一可对,似为现场写生之作。叶澄师法戴进,徐沁《明画录》谓“其神似处,几莫能辨”。此图画法近于戴进,但笔墨更见繁细、劲峭,刻画细致,线条方折挺劲,皴法似小斧劈,晕染清淡,层次丰富,显得文气十足,并无浙派后学的粗笔恶墨,很好地体现了雁荡奇异优美的特点。稍晚于叶澄,吴彬亦作有《雁荡山图》,同样为长卷形式。全图相当写实,并用朱砂标出灵岩寺、平霞嶂、石船寺、马鞍岭、鸡鸣洞、石梁寺、诵经洞、在龙湫、能仁寺、白云庵、四十九盘岭等二十余处景观名称。此为吴彬早年之作,画法尚属正统一路,清润舒畅,色墨雅洁,但后期变异古怪的倾向已隐约显露。

 

 清代钱维城《雁荡图》卷为其代表作品,青绿设色,绘五十三处景观,故又名《雁荡五十三景图》,《石渠宝笈》著录。所画千岩万壑,层峦叠嶂,飞瀑流泉,古木参天,笔墨南北二宗并参,繁密、劲峭、苍润,设色青绿、赭石相间,晕染清淡而通透。全图苍浑华滋,雍容大度,典雅端庄,呈现出一派宫廷富贵气象。

 

 进入近代以来,雁荡山吸引了更多画家的关注,成为山水画的重要题材。黄宾虹先生分别于1916年、1931年、1954年三游雁荡,一生留下雁荡山水作品、画稿数百件。他笔下的雁荡一如其他作品,以意为之,并无突出鲜明的地理特征,但尽得雁荡之神韵。1937年,张大千曾与好友方介堪、谢稚柳、黄君璧、于非闇等同游雁荡,作有《大龙湫图》《西石梁瀑布图》等。李可染先生于1954年、1956年两次赴雁荡写生,《雁荡山》画于1963年,写自山下小镇仰视群峰景象,此时李可染正处于其独特画风的开拓时期,笔墨浑厚雄强,当然亦不乏清润之气。

 

 现代画家中与雁荡关系最为密切且影响最著者,当推潘天寿与陆俨少两位先生。潘天寿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重要地位,与其一系列雁荡之作密不可分。潘天寿笔下的雁荡,既有宏观的《小龙湫一截》《灵岩涧一角》,也有微观的《雁荡山花图》《小龙湫一角》。雁荡的奇特美景触发灵机,使其找到了独有的表达方式,即山水与花鸟的结合,这种结合是潘天寿的一大创造,开创了中国画的新格局,也将潘天寿先生的绘画艺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南朝刘勰《文心雕龙·物色》曾提出“江山之助”说,认为山林皋壤是影响诗人创作的重要因素,可以激发创作思维的活跃。对于绘画,地理环境的影响同样重要,尤其是对于山水画家而言。可以认为,潘天寿成功地塑了雁荡,雁荡也成就了潘天寿,二者是相互作用的关系。那么,雁荡之于陆俨少先生同样如此。陆俨少1963年首游雁荡,1980年多次重游,对雁荡山水之美了然于胸。他曾说:“世人多重黄山,故黄山画派,大行于世。我独爱雁荡,认为远较黄山能入画,它雄奇朴茂,大巧若拙,厚重而高峙,似丑而实秀,为他山所无。故我多画雁荡,一以山之气质,与我性格相近,二以不欲与人雷同,可以多所创意。因之,此二十年来,我多写雁荡风貌,所谓典型是也。得其典型,虽不能指名为何峰何水,而典型具有,不可移易,使人一望而知为雁荡,这是最难。”通过深刻的观察体悟,陆俨少准确地把握了雁荡的特质,称其为“云泉之源”。其笔下之雁荡,多激流飞瀑,云烟变没,既充实又空灵,清新隽永,充满动感。(节选)
 


 

我社总编辑杨惠东简介:



作品欣赏:
 

雁荡大龙湫  136cm×68cm


雁荡佳胜  53cm×45cm


雁荡山显胜门  53cm×45cm


雁荡寻幽  53cm×45cm
 


节选自《国画家》2018年第一期 河山纪行 当代中国画名家画名山 · 雁荡篇

 



国家出版广电总局        中国国家图书馆  

市纪委监察委“廉韵津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津ICP备05009285号-1   建议分辨率1024*768   技术支持:双木广告        中国版本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