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双翼:修养与技术—杨惠东访谈录(展望篇)


   在当前由热趋冷、甚至不无寒意的市场状态中,无论是从画家的角度还是从市场从业者的角度来说,可能都需要理性和坚守,学术上也需要更多的理性。——题记
 
   天津书画频道:您对现在工笔画的盛行有什么看法?
 
   杨惠东:当下的中国画普遍反映出来的问题就是写意性或者书写性不够,写意是中国画的本质所在,是一个意象型的东西。前年的十二届美展,中国画的展览在天津,大家反映的问题都是工笔太多了,写实的太多了,制作的太多了,缺乏写意性,缺乏写意精神,事实上这个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从94年八届美展以后都在谈这个问题,每一届谈的问题是一样的,比较敏锐的理论家从84年的第六届美展始就已经发现了这个苗头。写意的作品太少了,工笔占据的已经不止是半壁江山,几乎是五分之四。
 
   这里绝对不是说工笔不好,八十年代工笔画的复兴是二十世纪中国画的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但是这种现象的副产品就是写意画的弱化与边缘化,还是西方美术教育体制所带来的后果。因为西方美术教育注重造型、注重技术方面的东西,而工笔恰恰能够适应这个需求,所以说工笔画的一家独大是西方美术教育体制引入中国画教育以后一个顺理成章的结果。注重画面效果,注重视觉性的呈现,带来的副产品就是写意性的缺失。
 
   天津书画频道:对自己的艺术道路有什么期许或要求吗?
 
   杨惠东:“如鸟双翼”是我对自己的一个要求,一个期望一方面注重技术性的追求,提高自己的笔墨表现能力,提高自己的线条的质量,提高自己对画面的把握能力,另外一方面就是读书,包括美术史研究,这就是我这些年一直在做的东西。
 
   刚才说到我们的水墨画缺乏色彩,我觉得我们对于传统的认识应该是一个大传统的概念而不能局限于明清的人文画传统。我们现在所说的这种文人画传统往往是只有笔墨,色彩是缺位的。我们强调墨分五色,大千世界的丰富都用墨来概括了。但是事实上我们的大传统不是这样的,我们的文人画传统最早可以上溯到王维,可以上溯到苏东坡,那么我们中华民族美术传统的范围就大了,比如敦煌壁画同样也是我们的传统。我们中国画最初的代称叫做丹青,再后来的代称才变成水墨。丹是红,青就是蓝,为什么中国画的代称由丹青转变成为水墨了呢?在早期我们还是以颜色为主的,只是到文人画一家独大之后我们才称为水墨,这体现了一个民族的审美情趣的变化。
 
   我认为即使是美术院校出身,对于写意性的训练是绝对不能放弃的,这是中国画的本质所在。所以我在画了多年工笔之后我适当调整了方向。我自己美术史看得比较多,我觉得我的一个优点就是能够看清楚自己的缺陷所在,发现问题所在,及时掉头,赶紧回过头来画点水墨,画点写意的东西。
 
   对于我个人来说另一只翅膀就是我的美术史研究。读博士之前我主要关注明清美术,出了几本书,都是明清画家的个案研究,罗聘、石涛等等,从05年开始做20世纪传统派画家。我觉得做这个的好处就是可以找准自己的方向,发现自己的问题。我自己做的是20世纪比较边缘的传统派画家,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20世纪美术,像李可染先生他们当然属于主流画家,梁崎、黄秋园属于支流画家,但是如果20世纪中国美术史只记录下李可染、黄胄等等这一路的主流画风是不完整的,美术史是一个丰富的东西,肯定是既有主流也有支流。只有建立在多元史料基础之上的美术史,才是真实而有意义的。与此同时,通过全方位的比较,给自己找准一个点,找准自己的突破口,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和方向,这样的画家起码是不糊涂的。
 
   天津书画频道:对现在的国内艺术市场怎么看?
 
   杨惠东:讲到中国的艺术市场呢,我觉得2000年以后就逐渐逐渐开始热了,五六年前是最热的时候,再到12年以后,就开始慢慢趋冷,最冷的时候是从14年的下半年,感觉现在是一片萧条。画家、美术馆、画廊的反映都是冬季,是寒流。但是大家对这个认识不一样,有的画家认为目前的这种艺术市场的寒冬是一个调整期,可能是下一轮热潮的开始,这是比较乐观的看法,“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但是从我个人来看,要想恢复到前些年的那种热,基本不太可能了。因为藏家和画廊也都接受教训,会更理智了。所以目前的这种情况用现在很热的一个词形容就是“新常态”,不会恢复到以前那样了。
 
   这种情况对于画家又多了一个要求就是理性,对自己的艺术道路的选择有更深入的思考。以前市场热的时候没有时间,现在反倒可以有时间坐下来好好研究学问。而且比较成功的画家往往在相当程度上容易被市场牵着鼻子走,这种例子其实非常非常多。比如陆俨少先生,其实他到晚年也认识到色彩在文人画中的缺失,他在晚年搞了一批实验性的大胆的色彩的绘画,但是画廊老板就不干了,这样画就没人要了,结果老爷子就停止了这个试验。我们经常能够见到一些画家,他们成名得比较早,风格的成熟也比较早,那么他被市场接纳以后,市场和藏家都要求延续这个风格,那么作为这个画家个人来说他的风格就很快地固化了,给自己结了一层壳。
 
   所以我觉得对于画家来说目前的这种寒冬反而给画家一个思考的空间。同时也给画廊的经营者一个提升自身修养的机会,对于画家的选择,如何发现有潜力的画家,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面对当下的寒冬,对于画家和画廊来说,大家都得咬着牙往下撑,这就是坚守。而且这种坚守不仅仅是对于市场的坚守,还有画家对于艺术道路选择的坚守,如何面对这种寒冷的市场,是迎合市场的需求,还是坚持自己的艺术道路,都需要画家在坚守中做出选择。



(全篇完结)
(本文来源 天津书画频道

国家出版广电总局        中国国家图书馆  

市纪委监察委“廉韵津沽”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津ICP备05009285号-1   建议分辨率1024*768   技术支持:双木广告        中国版本图书馆